Q:你從小在孤兒院長大,怎會走上黑道一途?
A:我們孤兒院的長工,退休前是蔣中正的貼身護衛,他看我從小身體不好,3歲就教我打拳。
孤兒院物資匱乏,我們三餐都吃不飽,幾乎天天捱餓。夜深人靜時,我最愛吆喝身邊小弟小妹去外面偷東西。有回我們搬回一箱肉罐頭,生平第一次有那麼多肉可吃,大家狼吞虎嚥,睡覺都會笑。等到肉罐頭通通下肚,孤兒院的大姊發現空罐,才驚覺我們一群人吞了一箱狗食。那時哪管那麼多,能填飽肚子,比什麼都重要。
孤兒院的制服一代傳過一代,學校同學一看到我們身上的破舊制服,就知道我們來自孤兒院。誰敢取笑我,我一定讓他帶傷回家。長工教我練拳10多年,成為我捍衛自尊的武器。我在村子揍人揍出名,年紀輕輕就成幫派的扛么點。
Q:這麼多人在你手下死傷無數,哪種人不能惹?
A:我在道上混不久,就見識女人的恐怖。那時我每天早上的工作,就是到我大哥家,問候他跟與大嫂早餐想吃什麼、有什麼事交代。
大嫂是個漂亮女人,幾次卻見到大哥在酒後把她打得不成人形,邊哭邊跪在家門口,每回一跪就是好幾小時,不到大哥點頭,大嫂不能起身。有回跟我一同前往大哥家的小弟不忍,拿了件外套蓋在大嫂身上,當場被大哥吼回去。
那天,我跟小弟一如往常到大哥家,只見大嫂一人坐在客廳抽菸。她說,「不用幫大哥買早餐了,買我的就好,買完帶我去警局」。我跟小弟進房,發現大哥在睡夢中被大嫂砍成肉醬,床上一片血肉模糊。大哥散在床上的血肉讓我對女人心生恐懼。


美麗女人往往帶刺
Q:既然這麼怕女人,後來怎會結婚?
A:我在道上以狠出名,砍過多少人,早就數不清,宿敵也不少。有回我帶著幾個小弟走在街上,一群人拿著西瓜刀衝出來,兩方人馬就在街上鬥毆。我受了點傷,血流不停,在醫院等候包紮,忽然有個女人出現在我眼前,身影彷彿仙女下凡。我早忘了身上有傷,一心只想跟她結婚,什麼女人狠毒、不能惹的教訓老早拋到九霄雲外。我追了她4年,她說,結婚唯一條件,就是要跟她一起信教,我從那時開始信教,跟她結婚生子。婚後1、2年,妻子才知道我的背景,但生米已煮成熟飯。
我妻子太美,但仍是女人,那種不能惹的美麗女人。她到了40歲,身邊仍不乏20多歲,年輕多金的醫師追求者。我們結婚20年從未吵架,最後仍落得離婚收場。當年我走出家門,身上只有195塊,存款房子都在她名下,在公司打地舖睡了3個月。
美麗女人常帶刺。我告誡兒子,別跟太美的女人交往,但他也步入我後塵,日前帶著小模特兒回家,我哭笑不得。
江湖跑老,膽子跑小。前妻離開我,女友又劈腿,現在我對很多事都一笑置之。也許女人就是一種需要很多愛的動物,才得不停尋找港灣,即便她們早已擁有。


特約記者何青衣採訪整理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asm 的頭像
juasm

jublog

juas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